這是一個隱藏在花都區花山鎮和鬱村廢棄豬場的黑窩點。
  現場污血橫流、蚊蠅亂飛,變質豬肉凌亂地堆放在潮濕骯髒的水泥池子中,用工業鹽腌著。有的肉顏色已發黑、變紫。臟乎乎的塑料桶里,污濁的血水中漂浮著不明雜物,見之作嘔。
  窩點內,設有幾個小烤房,用紅磚砌成的烤爐上,掛著一串串已熏烤的煙熏肉,色澤光鮮油亮。這些煙熏肉從外表上看不出任何問題,甚至還相當誘人。
  變質發黑的豬肉用工業鹽腌制後,再經過烤房熏烤,就變身為色澤誘人的煙熏肉。
  近日,花都警方搗毀該黑窩點,抓獲犯罪嫌疑人5名,現場查扣變質豬肉4000斤,煙熏肉成品、半成品1060斤,以及大批亞硝酸鈉、工業用鹽、敵敵畏、日落紅、日落黃等添加物質。
  抓捕:廢豬場藏“毒熏肉”窩點
  這是個隱藏在花都區花山鎮和鬱村廢棄豬場的黑窩點。花都警方在4月初獲得線索,有人在此利用變質豬肉製作煙熏肉出售。
  該窩點極為隱蔽。廢養豬場前有漁塘,背靠荒山,位置偏僻,僅一條坑坑窪窪的蜿蜒小道可容車輛進出。
  “這條狹窄曲折的泥濘小路,只有嫌疑人的小型麵包車才能開進去,外人一般分不清,摸不到。”花都區公安分局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大隊大隊長黃世枝介紹,若是生臉孔進去,很容易引起嫌疑人的懷疑。
  辦案民警多次喬裝成附近村民,深入村內調查。有次遠遠看見嫌疑人的車輛,為免被其發現,辦案民警只好躲進路旁的臭水溝,弄了一身臟臭泥水。
  4月16日,警方開始收網,在麵包車裡抓獲兩人,其後行動人員從漁塘邊、山背後分頭包抄,衝進黑窩點,兩名正在分切豬肉的男女工人被當場抓獲,一名在後面廚房煮飯的中年女工見到民警,立即向山上跑去,民警追蹤至草叢中搜到這名婦女。
  現場:污血橫流蚊蠅亂飛
  該窩點是個約三四百平方米的簡易廢棄豬場。“窩點內充斥著刺鼻難聞的惡臭氣味,幾乎令人窒息,現場執法人員不得不戴上口罩。”黃世枝介紹,現場污血流滿一地,蚊蠅亂飛,用於製作煙熏肉的變質豬肉,凌亂地堆放在潮濕骯髒的水泥池中,用工業鹽腌著,有的肉顏色已發黑、變紫。
  據統計,警方現場查扣來源不明的變質豬肉4000斤,煙熏肉成品560斤、半成品500斤,亞硝酸鈉18斤、工業用鹽2000斤,還有敵敵畏、日落紅、日落黃等大批添加物質。
  製作:“這些都是發臭的豬肉”
  經審查,在車裡被抓獲的男子王某森,33歲,花都區花山鎮人,正是該窩點的老闆。另一名男子王某概負責送桶裝水到窩點。工人趙某兵(男,43歲)、陳某碧(女,42歲)、胡某蘭(女,47歲)三人則供述,在老闆王某森的示範教導下,將老闆運回來的腐爛變質豬肉,大量添加亞硝酸鈉等化學物質,製作煙熏肉。
  據嫌疑人交代,4月初,他們被老闆王某森雇請到這裡幹活,老闆運回來的豬肉都是已變黑髮臭的肉,已宰好,沒內臟,他們把豬肉去掉骨頭,切成一塊一塊,先是放在池子里浸泡,用工業鹽和亞硝酸鈉腌四五天,進行防腐腌制,去掉臭味。
  為了使熏肉的顏色好看,再在豬肉中違法添加日落紅、日落黃等禁止添加到肉類製品的色素,進行調色。最後,在小烤房裡用炭熏烤,就變成了外表光鮮油亮的煙熏肉。“這些都是發臭的變質豬肉,我們都不敢吃,但為了賺點錢,就幹了。”兩夫妻說。
  流向:自稱還沒來得及銷售
  犯罪嫌疑人王某森,是花都區花山鎮和鬱村村民。因為家裡開燒臘店賣燒肉的緣故,父親懂得製作煙熏肉,王某森也就知道一些製作煙熏肉的技藝。
  今年4月,他從他人手中承租下這個廢棄的養豬場,將其內部進行了簡單改造,便做起了加工銷售煙熏肉生意。為了降低成本,王某森聯繫肉販子找變質豬肉的貨源。近期,他從廣東四會以每斤1.3元-2.4元的價格,收購未經檢驗檢疫的變質豬肉。4月初,王某森雇請工人,開始用變質豬肉製作煙熏肉,意圖銷往外省,非法牟利。
  “廣東本地人不怎麼愛吃煙熏肉,基本都是以燒臘為主。王某森企圖銷往的地方是湖南、四川等地。”
  黃世枝介紹,王某森父親的燒臘店就在村內,警方暫時未發現王某森有向其父親供貨的情況。
  變質肉本身肉色不好,王某森需要先進行清洗和腌制,除去豬肉表層的黑紫色,然後再進行烤制。據王某森交代,由於剛剛加工不足半月,還沒有經過一個腌制周期,他們才試制了幾十斤煙熏肉,還沒來得及銷出就被警方打掉。
  這些變質肉真的沒流向市場麽?王某森的交代是否屬實?花都警方表示,目前暫未發現有銷售的情況,沒有查找到相關銷售票據。
  目前,王某森、趙某兵、胡某蘭、陳某碧等4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生產、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依法刑事拘留。此案正在進一步審查中。
  記者手記
  “毒熏肉”何時休?
  這不是記者第一次採訪“毒煙熏肉”事件,也不會是最後一次。
  2011年4月,記者就曾在白雲區太和鎮大源新村跟蹤暗訪一個非法煙熏肉加工點,並帶著政府相關部門將窩點端掉。
  幾乎是相同的劇情:發臭變質的豬肉、農藥敵百蟲、亞硝酸鈉、工業鹽等等,都是相同的原料,最終的成品裝進包裝袋,封上標簽,堂而皇之流入各個農貿市場。熏制現場的環境,記者至今難以釋懷,反胃、嘔吐或許都不足以形容。這兩年來,作為愛吃腊味的江西人,記者對煙熏肉已不再感冒。
  三年來,各級政府部門早已意識到食品安全的問題,廣州市公安局食品藥品犯罪偵查支隊也在2012年正式成立。
  遺憾的是,“毒煙熏肉”並沒有就此消失。某個偏僻的角落,追求利益、昧著良心的犯罪分子,或許還在如火如荼地製作這些害人的“美味”。
  無意去追究哪個部門的責任,但若分段治理的方式不變,這些食品安全問題將很難消除。當今食品藥品監管工作做得好的國家和地區,都不是分段治理的,都是生產、流通、消費環節一管到底。
  此外,還有一個問題有待解決,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的問題。中國執法體制的特點是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雙軌並行。由此帶來的問題是:案件移送不暢,以罰代刑,打擊力度不夠,犯罪的風險、成本、收益嚴重不成比例,使犯罪分子受不到應有的懲處。這種執法體制,導致在食品藥品、知識產權等領域,執法不力。
  我們的行政執法人數並不少,但行政執法只能罰款,打擊和震懾的力度不夠,行政執法的人數再多,也起不到應有的作用。
  “毒熏肉”出爐過程
  原料:老闆運回來的豬肉都是已變黑髮臭的肉,已宰好,沒內臟,他們把豬肉去掉骨頭,切成一塊一塊。
  浸泡:變質豬肉放在水裡浸泡。
  腌制:用工業鹽和亞硝酸鈉腌四五天,進行防腐處理,去掉臭味,用於加工變質豬肉的塑料桶污濁不堪。
  上色:在豬肉中違法添加日落紅、日落黃等禁止添加到肉類製品的色素,進行調色。
  成品:窩點烤房內掛著“品相上佳”的煙熏肉,令人不敢想象,這是由變質豬肉加工而成的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謝亮輝 通訊員 張毅濤 徐斌 攝影:南都記者 馬強  (原標題:工業鹽腌制臭豬肉烤成金燦燦的煙熏肉)
創作者介紹

訂作家具

nv58nvik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